內容來自hexun新聞

溫鐵軍CSA絕對不是烏托邦

徐燕燕上世紀70年代在國外興起的社區支持農業(CSA),指消費者為瞭尋找安全的食物,與能夠提供有機食物的農民建立經濟合作關系。CSA隨後在世界范圍內得到傳播,但這種旨在發展和諧人地關系的模式通常都會面臨“烏托邦”的質疑。針對中國式CSA發展過程中的一些問題,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采訪瞭於十年前就開始倡導CSA的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院長溫鐵軍。第一財經日報:最初把CSA拿到中國來背景是怎樣的?溫鐵軍:我們開始搞的就是農村中的有機生產合作社,走瞭10年的過程。從2003年到2006年的三四年,是幫助農民恢復有機生產。如果農民替你承擔生態環保的責任,但是又不給他任何的投入,是不合理的。最早很多合作社還不合法,2007年以後才有瞭《農民合作社法》。所以我們還得聯合市民。“綠盟”就是農民的聯合,綠盟和小毛驢銷售網絡的結合,就是市民和農民之間的橋梁。日報:中國的CSA和國際意義上的CSA相比,各個環節都有些變形?溫鐵軍:當然,中國CSA和美國的CSA相比,當然不能照搬。中國CSA的概念和美國不一樣,美國是農場主,我們這兒是市民作為勞動成員,市民通過參與勞動來形成社會參與式農業。所以,如果直譯叫做社區支持農業,雅譯叫做社會農業。我倒是建議大傢不必非得堅持美國CSA概念,應該考慮宏觀意義和它與資本化的產業農業之間的關系。CSA是社會化的安全農業,或者社會化的生態農業,本身體現的是生態化,生態化就是多樣性,多樣性就包括著市民和農民之間的合作聯合,這是一個不同於美國的CSA的解釋,算是中國現代條件下的創新,中國生態化農業的一種創新方式。日報:但國外的CSA農民是參與的主體,在國內農民更像是一個打工者?溫鐵軍:在城市郊區主要是市民參與式農業,郊區農民早就是中產階層瞭,根本不可能要求郊區農民來參與CSA。到一個村裡面,動員郊區農民進行有機生產,恐怕是事倍功半的。而且,讓農民重新接受最原始的生態種植模式非常困難。我們一般認為,用所謂高技術的方式蓋大棚,有大量資本投入,這叫做先進。但是在生態農業的概念下,歷來強調的是,沒有什麼叫先進或者落後。如果講究生態文明,就得看哪一種生產最有利於生態環境,哪一種最有利於可持續發展,最有利於安全。打個比方,有人認為最現代化的農業是天上飛機,地上大型機械,什麼東西一下都解決瞭,這是典型的機械農業,典型的反生態農業。對農民來說用瞭幾十年的宣傳教育,讓他們接受所謂機械化、化學化、產業化。現在目前國傢雖然出臺瞭關於生態農業的有關稅法,但是卻沒有配套優惠政策。如果你想要農民接受有機方式生產,沒有優惠政策怎麼接受?日報:但現在大多數有機農業合作社、CSA農場經營狀況仍然不好,原因出在哪裡?溫鐵軍:無論綠盟也好,小毛驢也好,隻要你不是背後有雄厚的大資本,光憑社會化的努力,目前都是困難重重。幾百個回鄉自己創業的人,目前也是困難重重。消費者很想要有機產品,但是麻煩在於,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存在著成千上萬的關口,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可以直接見面,但即使是直接見面,也很難建立信用。現在中糧這種大型國有資本也在搞有機,推車銷售的小販也說自己是搞有機的,但是信用在哪兒,怎麼建立社會信用?日報:CSA如何保證信用?溫鐵軍:市場最大的問題,就是如何形成信用,一般來講是需要一套契約形成信用,建立一套維護契約的東西就需要法律,所有這些東西成本都需要提高。有機農業的信用怎麼建立?有幾種方式:第一是政府貼牌,但信用被很多假冒偽劣打掉瞭;第二是企業自己做標準;第三就是靠打廣告、宣傳來取得所謂的信用;第四種是我們這種,社會參與式信用。靠廣泛的市民參與勞動,消費者通過直接勞動與農場共同分擔風險,形成最低成本的有機農業信用體系建設。消費者作為市民,同時又作為勞動者,建立瞭社會參與式信用體系認證,這比政府發牌、企業建標準、媒體打廣告都更為真實可靠。農夫市集其實是一個在有機農業領域中,消費者和生產者完全沒有任何隔膜的見面,是一個透明度的問題,怎麼讓有機農業做到透明,怎麼能夠讓雙方建立信用關系。在我們看來,社會農業最核心的、最可貴的就是社會參與式認證。日報:CSA是一個烏托邦嗎?溫鐵軍:十年前我們開始搞,就有媒體朋友不瞭解情況,用烏托邦這種概念吸引眼球。我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就搞農村基層試驗、農村政策調研,一個成天在農村基層跑的人不可能會搞烏托邦。世界上農業分為三大類。第一類是美國、澳洲這樣的地區,大農場是外來白人殖民者的農場;在亞洲,則是原住民的小農業,除瞭菲律賓因為被白人殖民瞭四百年,所以有大農場種植園,但農場主也是外來者,不是本地土著。第二類是歐洲,歐洲也搞不瞭大農場,歐洲的人地關系相對緊張,隻有小農場,慢慢又變成瞭市民經營農場占60%以上。因此歐洲農業是高補貼的,歐洲財政開支中40%都用於小農場的補貼。所以歐洲的農業是市民農業,走生態化和有機道路,但很難允許產業化和資源化大規模生產。第三類是東亞小農社會,比較典型的是日韓這樣的小農模式,中國與日韓屬同一種國情。CSA這樣一個試驗性質的創新,開始很難被大傢接受。現在在沒有一分錢財政情況下,仍然讓幾十個省、一百多個地方,自發地搞這種所謂試驗農場,這已經非常強大瞭。如果政府真的把政策優惠轉過來,可能實現真正意義的生態化。但話又說回來,一旦真正轉過來往往又變味兒瞭,我們在主流之外默默做一點試驗,不論別人怎麼看,先堅持下來。日報:路子肯定走得通,隻是時間問題?溫鐵軍:路子走得通還是走不通,得看社會如何發展。現在就是如果大傢願意繼續按照造成嚴重破壞的方式去搞農業,代價會越來越明顯。

新聞來源http://news.hexun.com/2013-12-18/160677390.html

只有勞保可以借中古車貸試算程式好還是小額現金借款好?公務員購屋貸款利率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harlotte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